您的位置:首页  »  【秘密】(续)【作者:普普之人】
字数:80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与丈夫雄太的婚姻早已经名存实亡了,加上公公给予我的性爱更是超越雄太可以给我的,在公公的安排下,我与雄太终於签字离婚了,雄太并不知道我没有离开家里,而是被公公「秘密」的饲养在家里,继续当公公的性奴隶,地下室一直是我栖身的地方,简单的房间,加上墙角的铁炼拘束着我的身体,离婚以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踏出去过了,夜晚时分,希美会送些饭菜过来,我过着性奴隶与犯人的生活也已经有半年了。

  就在主人的房间里,我的小姑希美与我一起趴在地上,我的左手与希美的右手被公公用麻绳紧紧的绑住,我们好像在玩两人三脚的游戏一般的趴在地上爬行着,我们脖子上都戴着鲜红色的项圈,象徵着我们的身份只是公公的性奴隶或是家畜。

  公公拉着狗绳,愉悦的溜着我们这两头淫荡的母狗,我们的阴户里还插着转动中的电动阳具呢,我喜欢主人叫我淫荡的母狗,这样会让我更加兴奋。

  「主人,奴隶的……阴户……快受不了了……我要主人的……肉棒……」希美呻吟着,扭动着她的身体,摇摆着屁股,就像是求偶期的母狗一般发情着。
  「主人的肉棒……快……快插……快插进来,拜託了……」希美继续发情般的吼叫着,完全没有年轻女孩该有的矜持,反而像下贱的妓女一般,向一个男人恳求着他的性器,而这个男人还是她的亲生父亲。

  在公公的调教下,他拉动着我与希美的狗绳,一边用鞭子鞭打着我们的屁股,一边咒骂着我们。

  「你们这些下贱的母狗,这么欠干吗?就这么渴望男人的肉棒,果然是下贱母狗的命」公公的鞭子越鞭越大力了。

  「你们这两头母狗互舔吧!」公公对我们命令着,我与希美互看了一眼,笑了笑后,我轻轻的吻了希美的嘴唇一下。

  「果然下贱,要不要我找一只公狗来跟你们结婚啊?嫁给狗才适合你们的身分吧?」公公继续对我们嘻笑着,但我与希美越听越兴奋了。嫁给狗吗?从此过着与狗相同的生活,好下贱啊??但是兴奋度也越来越高了,不被当人看待的感觉,真是令人兴奋。

  「不配当人的感觉吗?」希美对我说着,接着我们就舔的更加起劲了。
  「我们也可以当狗吗?跟狗一样的生活」我问着希美。

  「哈哈哈,你们就这么想当狗吗?」公公对我们笑问着。

  黑夜里,这座宅邸再次上演着变态的戏码………

  ****************************************************************************************************

  「为什么你还会在这里?」雄太惊讶的问着我,此时的我身穿简单的衣服,与我之前在都市里的气质人妻的样子已经有了天壤之别,现在的我,白天做着家政妇的工作,简单的上衣与裤子就可以了,也不再化妆,过去的我不化妆是无法出门的,只可惜雄太不知道晚上的我更加下贱的样子。

  「之前都是由美在照顾我,我现在让她当我的看护跟家里的家政妇,怎么?不可以吗?」公公有点生气的对雄太说着。

  「爸……这……你……」雄太有点欲言又止的,而雄太的身旁站着一个女生,身穿粉红色的可爱连身洋装,脚踩着粉红色的高跟鞋与肤色的丝袜。

  「伯父你好,我叫千代,是雄太的女朋友」这位名叫千代的女性,对着我与希美自我介绍着自己。

  「好年轻的女孩,没想到哥这么快就交了」希美在我耳边小小声的说着。
  「注意一下主人,他一直叮着千代不放呢!」希美对我继续说着,说完还笑了出来。

  「看来主人看上了」我回头对着希美小小声的说着

  「就像主人当年看上你一样哦」希美对我小小声的说着

  「是吗……呵呵呵,是主人看上我的吗?」我有点开心的对着希美说着
  「欢迎欢迎……千代小姐」公公起身对千代说着,我赶紧走上前去帮忙扶着公公的身子。

  我赶紧到厨房弄着茶点与糕点,我还是有点不太习惯,毕竟我在地上爬行着已经习惯了,而且也习惯了全裸爬行,现在忽然穿回了衣服,还真的有点不太舒服啊,脖子上也没了项圈,空空的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双手会一直摸自己的脖子。
  等我准备好糕点与茶点后,来到客厅却已经不见雄太了。

  「什么?!雄太丢下千代就回去了?说是公司急事?」我惊讶的问着希美。
  「那千代怎么办?」我继续追问着希美

  「爸爸说,先让千代住在家里几天,等雄太的公司事情处理完后再回来接她」希美说完还诡异的看了我一眼,像是还有些什么话要说的感觉。

  「千代,就当自己家吧!好好休息」我对着千代说着,并领着她到当初我休息的那间房间。

  「看来千代,主人是势在必得了」我小小声对着希美说着

  「是啊,我们得帮主人是吧?让千代成为我们的家畜姐妹才行啊」希美对着我说着

  「希美说的没错,但是说到家畜姐妹,我今天脖子上都怪怪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心神不宁的」我对着希美说着

  「我知道~ 没戴项圈是吧,我也是呢,我好期待可以恢复在地上犬爬行的时候哦」希美满心期待的对我说着。

  「还记得吧?主人说我们不配当人」希美对我问着

  「记得啊,希美你也这么觉得吗?」我对着希美回答着

  「嗯嗯,我真心觉得自己很下贱,怎么能有资格当人呢?我还是当狗好了,一头发情淫荡的母狗」希美回答着我

  「我也是,幸亏我遇见了你们,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那么适合当家畜奴隶呢」我开心的对着希美说着,我们就像是亲姐妹般的轻松交谈着。

  「呵呵呵」希美笑着回答着。

  夜晚时分,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千代的房间灯还亮着呢,希美刚刚经过千代房间时所看到的。而我们呢?我的双手被绑在背后,主人正在书桌前写着一些文件,而我跪在桌子的下方,就在主人的跨下,嘴巴里含着主人的肉棒,我满意的将肉棒在口中吞吐着,夹杂着我的唾液与肉棒的些许体液。

  「嗯嗯……嗯嗯……」我一边发出吸允肉棒的声音一边看着主人。

  「希美也别闲着,好好训练犬姿吧」主人语气平淡的对着希美说着。而犬姿就是这些日子里主人对我们所调教训练的,身体是蹲下的,双脚打开,将阴户展现出来,耻毛早已经被剃光,主人不喜欢有耻毛的阴户,看起来就是髒髒的,双手高举,下手臂垂下,手掌向下,舌头必须要吐出来,这就是主人所要我们训练的「犬姿」。虽然我的位置是看不到希美的,但我知道她现在已经做好这些动作了。

  为了训练犬姿,房里的大樑有一条铁炼垂下,高度是刚好的,希美与我蹲下时,铁炼刚好可以锁在项圈上,除了站起来,是无法坐下的,我听到了希美将铁炼锁上的声音。

  「希美,你得好好训练啊」主人对着希美说着

  「是的,父亲主人」希美回答着。

  「看来鱼儿要上勾了呢」主人忽然对我们说道。

  走廊传来了有人走路的声音,我与希美同时都静下来了,我们都知道这间房间的门是门诊关上的,门外似乎有人在偷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阴户又湿了,好像我要特意给人家看到一样,我将肉棒含入嘴巴含的更加起劲了。

  希美一定觉得更加羞耻吧,她的姿态是向着门外的,也就是说这样的犬姿一定全都被门外偷看的那个人给看光光了,包括自己的胸部与阴户。

  桌子被主人推开了,我的位置也被门外的人给看到了,但主人似乎不为所动,继续将我的头压着更加深入了,直到主人的肉棒碰触到我的喉咙为止。

  门外看来有些动静,似乎像是女性呻吟的声音?我与主人都听到了,希美也一定听到了,她的双脚打的更开了,口中的唾液也随着吐出来的舌头而流出到地上。

  主人的肉棒已经从我手中拔了出来,他光着身子来到希美后面。

  「母狗,趴下」希美从蹲姿改成了趴着,主人高挺的肉棒,从希美的背后插入早已经湿透了的阴户,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由美过来,换你训练犬姿」主人对我说着,我赶紧站了起来走到希美的身边,我虽然双手还是被绑在背后,但我已经用犬姿的方式来展现我早已经湿润到不行的阴户。

  门外似乎没有动静了,主人开心的笑了,看来一切都跟引诱我成为主人家畜奴隶的状况一样啊。真是令人难为情啊,想当初自己是主人的儿子的老婆,现如今成了公公的家畜奴隶与性奴,若能再为主人怀上个女孩就更好美好了,母女一起……侍奉主人,一想到我就脸红了。但是公公毕竟年纪也满大了,是不是得赶紧立个小主人了………

  「早啊,千代小姐,昨晚睡的好吗?」我边弄着早点一边问着。

  「嗯嗯,还好,谢谢由美」千代有点疲惫的回答着,但是脸色有点怪怪的,略带害羞的脸红,看起来可爱极了,我转头看了看希美,希美也对着我偷笑着。我们都知道鱼儿要上勾了。而且一般人看到了这些画面,肯定连夜逃跑了吧,千代不但没有逃跑还很镇定的与我们一起用餐,可见对昨晚那些画面是不排斥的。
  「千代,别客气啊,当自己家里,好好吃,等等我叫希美带你在家里走走,认识认识这里,这宅邸可有名了,从幕府时代就到现在了,早期工匠的技术可好了」主人对着千代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与希美对看了一下,我们都笑了出来,因为我们知道主人又要说古代匠人的事情了,早餐就在这愉悦的气氛中展开了。

  由於我现在的身份是看护兼佣人,家里的杂事都交给我来做了,也想不到一向在大都是当优雅人妻的我竟然会变成乡下老人的佣人与家畜奴隶,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啊,有时候自己夜里想来也是感受很多,但我知道自己现在是最幸福的。
  「千代,这里是厨房,现在照顾爸爸的事情都是由美在一手打理的,厨房的事情你也就不用担心了,安心住下来,然后这是长廊,另一头是爸爸的房间,左边廊道到底就是庭院与仓库了,那么我们来去庭院看看」希美就像是飨导一样带着千代在家里参观着,或许将来有一天,千代也会用另一种的身分出现在家里。
  「这里是?仓库?」千代问着希美,我刚好也来到隔壁房间,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了对话。

  「是的」希美打开了仓库的门。

  「家里有养狗啊?怎么有狗笼啊?」千代对着希美问着。

  「喔喔……之前家里有养了两只母狗啊??这是之前留下来的」希美跟千代解释着,但我跟希美都知道那是监禁我们用的狗笼,或许将来有一天也会用来监禁眼前的这位千代小姐。

  「真可惜,如果还有养狗就好了」千代有点儿失望的说着。

  「嗯嗯,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们也会养狗啊」希美笑着对千代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千代看到我与希美时脸色都是害羞的红红的,看起来一定是昨晚的画面吧!当然我跟希美都知道原因,也暗自窃喜着,一切都有如主人的计画一般。

  凌晨二时三十分,夜已深,但我与希美都还在在调教中呢?今晚轮到我被主人临幸,我平躺着被吊的高高的,双腿被两条麻绳绑的开开的,向主人展现我飢渴的阴户,主人用手指扳开了我的肉瓣,仔细的看着我们身为女人最私密的地方,而在主人的面前我们身为家畜奴隶是没有任何地方是私密的。

  希美呢?她可舒服了,主人用保鲜膜包住了希美全身上下,就留了鼻孔让她呼吸而已,阴户里还放了跳蛋,乳头也安装了跳蛋,再封上保鲜膜固定起来,主人说这是强制高潮。

  一如既往的外面有人的脚步声接近了,主人露出了微微的笑容,饵已经下了,鱼儿也要上钩了。

  「主人……肉棒……好大……好爽啊」我在主人的抽插下,淫叫着。而除了我的娇喘的声音,还可以听到微微娇喘声,不是我也不是希美的声音,我与主人都笑了,因为我们都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嗯嗯……嗯……啊……啊……嗯嗯……啊……」一旁被跳蛋疯狂攻击的希美也透过塞着毛巾的嘴巴勉强叫出一点声音来,主人知道希美已经高潮数次了,但性器依旧敏感的希美持续高潮着。

  坚挺的肉棒持续来回的抽插着,彷彿是要给千代观看的一样,越有人偷窥就越持久,我阴户内敏感带多次被肉棒来回刺激着,淫水不断的流出,嘴巴也不断的流出唾液,我们这两只家畜奴隶都被主人给弄到高潮好几次了。

  三点近四点,调教都已经结束,留下还被包鲜膜包覆住而动弹不得的希美,我穿上简单的睡衣来到千代的门前,房内灯已经熄灭,但却有奇怪又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是女性娇喘的声音,这一定是千代在自慰了吧,受到刚刚的画面影响,加上雄太又是那副德性,千代一定很飢渴吧,现在的我倒是很同情千代了。
  「睡了吗?千代?」我敲敲门问着

  「啊~ 还没,请进吧」门内传来千代回应的声音

  「打扰了!」我回答后开门进入千代的房间。

  「这么晚了还没睡?」千代问着我

  「你不也还没睡?呵呵呵,睡不着吧」我问着坐在床上的千代,但看的出来她临时匆忙的整理好她的睡衣上衣。

  「是啊,睡不着」千代镇定的回答着我。

  「或许你会知道我跟雄太之前是什么关系,我只想跟你说,别在意,就当我是家里的佣人就好,我现在什么也不是,就是个照顾老伯的女佣」我淡淡的对着千代说着。

  「嗯嗯,雄太已经跟我解释过了,我不会介意的,但是……」千代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是?」我追问着千代

  「哦哦……没事没事」千代对我回答着

  「好……那我……先回去了」我说完想起身离开房间。

  「由美,等一下……」千代叫住了我。

  「怎么了?」我问着千代

  「哦……可以陪我睡吗?这两天都是自己一个人睡,有些不太适应」千代对我说着。

  「呵……没问题啊,我陪你睡吧,大家都是女人,睡一起也好」我回答着千代。

  千代挪开了一个床位,自己退倒旁边,我往床上躺了下去与千代同睡一张床上。这样的身份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我们都曾经爱上同一个男人,或许将来还有可能载未来再次同时爱上另一个男人。

  接下来的几天,千代都会在半夜里到主人房前偷窥,白天时也与我越来越熟悉了,我们似乎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但令我觉得好奇的是,千代始终不会提及半夜她所看到的那些事,既然她不提及那当然我也不会主动来提了,不过从她的反应来说,起码不排斥这样的事情,不然一般女孩早就已经跑走了吧。
  「像由美一样,希美与我一起强押千代吧」主人提及这样的方式。

  「主人你们那天太粗暴了啦,虽然当时我也是满享受的……」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着。

  「是吧,看你享受的勒」希美对着我笑着说

  「没办法,就爱这种感觉嘛」我对着希美说着

  「由美跟刚刚嫁来我们家时差很多呢,现在感觉洗尽铅华,有一种脱俗的感觉,也更加融入我们家了」希美对我说着

  「谢谢希美,这是主人调教的好」我对着主人说着

  「是是是,主人调教的好」希美也附和着

  「你们两个少拍马屁,晚上的捆绑一样少不了,鞭子一鞭也不能少,到时候有你们苦头吃的」主人对着我们说着。

  「是的,主人」我与希美一同附和着。

  夜晚时分,我与希美都同在主人的房里,准备接受主人的调教,双眼都被戴上了眼罩,双手我与希美都自己上铐锁在背后了,我们跪坐着,等待着主人的来临。沉重的脚步声带表主人来了,我赶紧挺起身子来,我感觉主人靠了过来,胸部的乳头被捏了一下。

  「啊~ 主人」因为敏感的乳头被捏后,我叫了出来。

  没多久就换希美叫出来了,主人真是可爱,还像是年轻男孩一样玩弄我们。这个时候我与希美跪坐的位置很近,根本就是并排跪坐着,我知道主人就站在我们面前,我们的脸感受到肉棒接近,我与希美都被肉棒打着脸,但是我的心其是愉悦的,这是我最爱的主人的肉棒。我与希美像是小狗在抢食骨头一样,虽然双手被绑在背后,但还是拼命的上前用舌头舔着肉棒,希望可以将肉棒含在自己的嘴巴里,独享这主人的赏赐。

  「女儿可以舔父亲主人的屁眼吗?」希美对着主人说着

  「好,果然是我的好家畜奴隶女儿,屁眼就给你舔了」主人对着希美说着,这样等於是让我独享主人的阳具了。

  数分钟后,主人停止了动作,他转身走出房门,接着像是拎着小狗一样,将千代从门外拎了进来,被主人一扔就趴在地上了。

  「看够了吗?千代小姐?」主人对千代说着,此时的千代已经趴在地上,上衣被撩起,露出她的乳房,下半身是没有内裤的,阴毛还沾了些湿湿的液体。
  「我……对不起……饶了我……拜託」千代趴在地上对主人垦求着。

  这个时候的我们,绳子已经松开了,我也取下了眼罩,看着趴在地上的千代好不容易坐起身来,还用双手拼命的想要遮掩住自己胸部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可爱了,就像是被主人强奸的那个晚上的自己一样,也是这样难堪,但后来的结果却是极为美好的。

  「阴户很湿吧?千代小姐?」主人说完看了我与希美一眼,我们动作极快的趴在前去压制住千代。

  「你们要干嘛?放了我?我不敢了」千代双手被我们压制住后一边叫着。希美已经拿出了手铐,从背后铐住了千代的双手,我则是将千代的衣物捌开,将千代的双腿张开,此时千代的阴户已经展现出来,尤其是她的阴唇看起来是粉红色的,真不愧是年轻女孩的阴户,是那样令人喜欢。

  主人已经提着肉棒,已经靠了过来,千代惊孔的摇着头说不要,但我却感觉她的双脚自己打的更开了,我笑了笑,果然身体是最诚实的了。

  「啊……啊……啊啊啊……插进来了!伯……父」千代嘶叫着

  「看了这么多天一定很想要了吧?千代小姐」主人对千代的敬语反而让千代更羞耻了吧,千代把头撇到一边去。

  「啊……啊……顶到了……好深……」千代从刚刚的嘶叫变成了享受的娇喘声,随着主人的肉棒在她的阴户内来回抽插,千代的身体也放松了,我靠了过去开始玩弄她的胸部与乳头,我给了她深深的一吻,她的舌头竟然完全伸了过来与我舌吻着,我有些惊讶原来千代也是这样欲求不满的女人啊。

  「嗯嗯……嗯嗯嗯……嗯嗯」舌头在我嘴巴里的千代开始享受着,舒服的叫唤着,主人也露出了笑容,这一切是水到渠成。一旁的希美也没有闲着,趴在千代的阴户旁看着自己父亲主人的肉棒插进千代的阴户内,主人睾丸撞击着她的阴唇与大腿内侧。

  「啊……啊……舒服啊,啊……啊……受不了……要去了……会坏掉啊」千代的双手被铐在背后,却几乎快要被她扯开,她与我的深吻就更加深了。

  「由美,我……喜欢你」千代在被主人干着的同时却对我这样说着,这也让我想到了前几天为什么她会让我睡在她的旁边了。但是千代是双性恋吧,不然怎么会和雄太交往呢?我开心的对千代点点头,她的脸色稍红,我知道她正在高潮了,身体有些发抖着,但不是因为太冷,而是因为身体舒服到一个点就会这样子反应,嘴巴不诚实,但诚实的是身体。

  「啊啊……进来了……啊」千代嘶吼着,主人也趴了下来,看来主人的体液都进去了吧。

  「好舒服啊……伯父」千代有些舍不得主人肉棒拔出来而说着。

  「该改口了吧?」主人有些严厉的说着

  「是……主……主人」千代有些害羞的说着。

  「太好了,我们成了家畜奴隶姐妹了」我开心的对着千代说着

  「家畜奴隶?」千代问着我

  「我们都是主人养的母狗,母狗是家畜,也是主人的奴隶哦」我对着千代解释着

  「是的,千代」希美在旁边说着

  「愿意吗?」主人问着

  「我……愿意」千代害羞的回答着

  「太小声了,说的也不完整,千代你再说一次」主人对着千代说着

  「我……千代愿成……当主人的……家畜奴隶」说完后的千代害羞的躲到我的肩膀后面。

  「那我们就是家畜姐妹了」希美对我们说着,我与千代也开心的点点头同意。
  主人高兴的拉着三条狗绳,拉着我们三条母狗,并列於走廊上,千代在中间,我与希美在两侧,我们都是全身不穿衣服,在地板上爬行着,耻毛早已经剃光,只能露出自己的肉缝给主人看到。

  「当家畜好开心呢,尤其是可以和由美你一起当家畜,一起侍奉主人」千代对我说着

  「是啊,我嫁来这个家之前也跟主人很冷淡,要不是雄太的妈过世了,我也不会回到这里,更不会成为家畜,但是我现在很快乐,与千代一起当家畜更快乐了」我对着千代说着。

  一个春天的开始,冬雪渐融,大地回春,雄太的突然车祸猝逝,让大家手足无措,但是生命有消逝也有新生,希美与我都怀孕了,希美生下的是男孩,将会继承家业,也会继承主人的位置,而我为生下的是女儿,将会继承我的位置,成新的家畜奴隶,当然,我们会让她受完整的教育与更深入的家畜奴隶教育养成。至於千代呢?还在笼子里呢,她也怀上主人的孩子了,同样是女儿,我们两个的女儿将会是家畜奴隶姐妹。

  「真是期待小主人长大调教我们的那一天到来呢」希美对我们说着

  「就是啊,希美你将会是小主人的第一个奴隶哦」我对希美说着

  「那么我们的女儿也将会是小主人的家畜奴隶了,真是令人期待呢」千代对着我说着。

  「现在你们是当我死去了吗?下贱的家畜母狗?」主人从背后走了过来。
  「主人万安」我们三只家畜奴隶母狗纷纷以跪坐的方式迎接主人的到来。
  「肉棒伺候」主人说完后,我们三只母狗纷纷凑上前去,抢食着那根我们梦寐以求的主人的肉棒。

                (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